发布于

SAT将新增″逆境分数″ 学生家庭背景纳入考量 ACT拟跟上脚步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大学理事会(The College Board)计划在SAT考试中加入一项“逆境分” adversity score,学生的家庭经济背景、教育程度和环境…等纳入考量,目前消息一出,已经引起关注。

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是成立于1900年的一个美国会员制协会,即大学入学考试委员会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Board,CEEB,由5900多所学校、大专院校和其他教育机构组成。College Board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考试机构,除了大学入学考试SAT、SATⅡ以外,还开发了面向高中学生的大学先修课程即AP课程及其考试项目。

新政策内容走向为,大学招生官员使用多个因素计算得出学生的“逆境分”(adversity score),包括学生所在高中以及社区。学生将不会看到这些分数,但大学在审核他们的申请时会衡量这一得分。而此制度其实在去年就有50所大学在招生中使用了该分数,作为先期测试。理事会计划在今年秋季将其扩展到150所院校,并在之后的一年中广泛推广。

在2018年的SAT测试结果中,白人学生的平均得分比非裔学生高177分,比西语裔学生高133分,亚裔学生又比白人学生高100分。而来自富裕家庭、父母受过大学教育的学生分数会更高。

大学理事会执行总监科尔曼(David Coleman)表示,多年来该机构一直担忧收入不平等会影响SAT成绩。

有许多优秀的学生可能(SAT)得分较低但成就更大。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无视财富差距对SAT得分的影响。

种族背景并没有包括在这份指数报告当中,理事会可以取得的美国人口统计数据,将背景转化为指数分数,出现在一个名为“环境背景仪表板”的页面。其中显示的签署中所说的几个指标,包括贫困度、财富度和机遇,以及该学生的SAT分数与其同学的比较。在界面上,该分数被称为“整体劣势水平”。分数1到100,等级则为三种,50以下代表“环境优沃” 、50为“一般”,以上则是“生活条件艰难”,学生需要克服的逆境程度高。尔曼(David Coleman)也提到,这样的数据参考不代表成绩,而且他们不会使用私人数据。

媒体指出,耶鲁大学YaleUniversity去年便参加了这项学生背景指数的试办计画,大学招生部主任昆恩兰Jeremiah Quinlan表示,学校招收的低收入学生人数几乎比往年多出一倍,在所有新生当中约有20%学生是家族当中第一个有机会上大学的孩子。

另外,佛州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 University学术事务助理副校长巴恩希尔John Barnhill也针对参与结果发表言论。逆境分数帮助佛州州立大学Florida State University将非白人新生的入学率由37%提高到42%。但他预期该计划将会迎来反对之声。因为录取空间有限,如果学校要为更多的(贫困和少数族裔)学生腾出空间,那势必特权阶级的孩子会有人遭殃。

这样新政策的实施就在最大名校弊案后公布,反应了上层社会和有权势的家庭在过去占尽了不平等的优势,这样的状况即将在未来迎来改变,昆恩兰Jeremiah Quinlan对于此新政策表达肯定,也认为这是让大一新生能够趋于更多元化的成功因素之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