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推娃”将终结于华裔二代?一场没有硝烟的文化和教育价值观大战

国内有些人在说:国外的快乐教育是个美丽的谎言,目的是让底层穷人永远无法跨越阶层的鸿沟,“推娃”并不是中国家长的专利,全世界中上层的父母们都在“推娃”,成功的人生需要牺牲快乐的童年。

最近两位美国经济学家Fabrizio Zilibotti和Matthias Doepke的新书《Love,Money and Parenting》似乎为国内如火如荼的“推娃”又添了一把火。这本书的一个结论是:

在像美国这种收入分配差别大和教育回报率高的国家,越来越多的父母采用“权威式教养方式”,因为这种教养方式对孩子最有利,更容易让孩子成功。


《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

“权威式教养方式”和中国式“推娃”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有很大不同,美国学者将中国式“推娃”称为“专制式教养方式”,而且中国式“推娃”只流行于北美的亚裔父母中间。但是,美国学界的各种理论和实证研究显示:亚裔父母“推娃”的成功仅止于亚裔孩子学业成绩的优秀。

事实上,常春藤等美国名校并不青睐亚裔学生,而且亚裔进入职场高层的比例,是各个族裔中最低的,同时亚裔学生的心理问题也越来越引起北美社会各界的关注。亚裔父母的教养方式和北美主流文化和教育价值观是相冲突的,亚裔父母的“推娃”在北美一直饱受批评和指责。

从实践中的情况来看,近年来,随着亚裔“推娃”对北美教育生态的影响与日俱增,北美教育体系已经开始采取一些针对和限制亚裔学生的改革措施,并因此引发了亚裔父母的抵制和不满,这一场东西方文化和教育价值观的冲突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01天赋VS勤奋:天才是“推”出来的吗?

亚裔父母“推娃”使得很多亚裔孩子如愿进入了名校,常春藤亚裔学生比例高达25%。但是亚裔藤校天才的表现却是一言难尽。亚裔天才学生不仅辍学率较高,心理问题也很严重。

根据2009年耶鲁大学学生心理健康调查,耶鲁大学45%的中国学生有抑郁的症状,29%的中国学生有焦虑的症状。而美国大学生的平均抑郁比例是9%,平均焦虑比例是9.5%。调查还显示,耶鲁大学45%的中国学生面临学业压力,这是焦虑和抑郁的主要原因。一些亚裔天才的过早陨落也引起美国各界的注意。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统计:2000-2014年亚裔学生自杀率是学校平均自杀率的3倍,全国平均自杀率的4倍。

为何亚裔常春藤学生心理问题如此严重?社会各界普遍的看法是:部分亚裔学生不是真正的天才学生,是被父母硬“推”出来的天才学生,常春藤大学并不适合他们。这就涉及到东西方教育理念的一个重大分歧:天才是“推”出来的吗?勤奋和天赋哪个更重要?

西方人认为天才是天生的,不是塑造出来的,天赋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的未来,后天的教育只能起辅助作用;而东方人认为努力可以成就天才,勤奋比天赋重要。

西方父母更倾向让孩子顺应天赋发展,对孩子的失败,西方父母常常认为是天赋的原因。而东方父母更强调努力和勤奋,当孩子失败的时候,则会认为是孩子不够努力。

北美的教育体系设计是承认天赋差异的,喜欢和适合什么学科,学多少和学多深,学生们有充分的选择自由,学校教育的过程,就是学生找到自己的热情、天赋和兴趣所在的过程,也正是通过这样一种自然过滤,让5%的天赋禀异的人群爬到金字塔尖。而亚裔父母更关注的是什么样的奖项有利于考上常春藤,什么样的培训老师能够让孩子获奖。

美国学界普遍认为,亚裔父母过分强调努力的重要性会导致两个问题:

首先,被塑造出来的天才虽然会暂时领先,但后劲不足,很难走远,甚至导致压力过大而崩溃。

其次,不仅摧残了孩子对知识的渴求、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力,还可能让孩子的真正天赋被埋没。

常春藤大学是亚裔的最爱,但是,近几年常春藤大学跟亚裔的矛盾似乎越来越突出,由哈佛大学提供的各个族裔的入学率表明,亚裔学生的录取率是最低的。

红线代表亚裔学生

常春藤大学对硬“推”出来的亚裔学生显然不喜欢,亚裔学生近乎满分的成绩,光鲜亮丽的奖项和眼花缭乱的课外活动,完美得不真实,完美得没有个性。这常常让招生官怀疑亚裔学生是否完全没有个人生活,是个只知道到训练和学习的机器人。渐渐地,藤校招生官们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来鉴别是真天才还是“推”出来的天才。

02专业能力VS领导力:亚裔二代能跻身北美精英阶层吗?

亚裔父母的“推娃”使得亚裔二代成为美国受教育程度最高人群,根据Economist2018年的数据:49%的亚裔拥有学士学位,而全美平均比例只有28%。根据The Pew Research Center 2016年的统计:亚裔美国人的平均收入超过别的族裔。

那么,亚裔二代是否从此就跻身精英阶层了呢?根据2017年Harvard Business Review,亚裔占职场专业人士的比例为12%。然而,亚裔在各个行业被提拔为高管层的比例是各个族裔中最低的,白人专业人士被提拔到高管的可能性是亚裔同行的两倍。

由Ascend进行的调查统计发现,2015年,在五大高科技公司,Google、HP、 Intel、 LinkedIn和 Yahoo,亚裔占据了27% 的员工。大部分亚裔处于经理层和专业技术职位,进入高管层的不到14%。Harvard Business Review 2017年数据显示,亚裔被高科技行业雇佣的比例最高,亚裔占据了硅谷50%的职位,但是,白人占领了83.3%的最高层次的工作。

这一状况不仅发生在高科技行业,法律、投行、会计事务所等领域也是如此。

亚裔的教育优势为何没能延伸到职场?美国工作生活政策中心(CWLP)2016年专门做了调查,得出结论:最大的障碍是亚裔不具备美国主流文化认为的领导力。

勤奋努力、专业能力强,但是不适合担任管理者,这是长期以来亚裔在北美的刻板印象,也是亚裔职场晋升的天花板。亚裔刻板印象有文化价值观的原因,亚裔群体天生的拘谨和内向的性格,在强调热情、自信和坦率的西方文化环境里是个相对的短板,但是,亚裔父母的教育模式又再次强化了这个弱点。

《选择的力量》一书的作者Michael Hyter认为:亚裔父母太过强调学术是通向成功的路径,而忽略了对职场晋升更重要的因素,即领导力的培养。

亚裔缺乏领导力主要表现在:

首先,缺乏社交能力是亚裔在职场上最大的劣势。亚裔不善于跟同事建立很好的关系,通常被排除在职场非正式关系网络之外,而这种非正式关系在涉及到职场升迁时往往比专业能力更有用。

其次,亚裔习惯于顺服权威和循规蹈矩,安静听话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不善于发表意见和展现自己,不够强势。

第三,亚裔普遍缺乏冒险精神,害怕失败。

亚裔父母的教育方式虽然带来了学业成功,但却没有带来社会成功。

03学习成绩VS儿童幸福感:亚裔学术模范生幸福吗?

美国各族裔做功课时间(蓝:白人;棕:黑人;绿:拉丁裔;黄:亚裔)

这张图展示了美国各族裔高中生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做功课的时间,下午3点放学以后,代表亚裔的黄线远远超过了其他颜色的线,可以看出亚裔学生做作业的时间最久,睡得也最晚。

美国老师和白人家长很不理解亚裔孩子为何要花这么多时间在学习上,在他们看来,学习成绩和儿童身心健康发展同样重要,孩子的时间需要在学习、玩乐、交友、体育、才艺活动中平均分配。

北美教育体系设计,秉承身心健康和学习知识均衡发展的理念,学业的要求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真正的学习压力在高中和大学。在小学阶段,孩子的心理情感发展更重要。

亚裔学生在北美被看作是学术模范,北美社会各界都在讨论:是不是应该像亚裔那样花更多的时间在学习上?

美国四位著名的儿童教育专家撰写的报告《Raising Happy Children Who Succeed in School: Lessons From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中,把亚裔和美国父母的典型教育方式进行了比较研究,他们的结论是:

亚裔父母的高控制和高压力的教养方式虽然造就了亚裔学术模范生,但是,亚裔孩子总体上的自尊感和幸福感很低。

美国父母给孩子更多的主动权,虽然学业成就不如亚裔孩子,但是美国孩子的情感发育会更好。

一些儿童心理学专家指出:没有快乐童年的亚裔孩子往往会出现心理问题,父母过高的期望让亚裔孩子过分完美主义,害怕失败,永远不会对自己满意,甚至还有对父母的压抑的愤怒和怨恨。

出色的学习成绩使得各种优秀教育资源被亚裔尽数占领,为保持资源分配的平衡和学生多样化,北美教育系统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来限制亚裔学生。从2018年开始,全美大约1000所大学不再强制要求提供SAT或ACT考分。而哈佛大学被诉在招生中强调非成绩因素,人为限制了亚裔学生的数量。

旷日持久的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则是表明了这种冲突已经达到白日化的程度,面对北美社会的种种限制和不认同,亚裔父母还会一如既往地“推娃”吗?

美国学界的普遍看法是:随着亚裔二代家庭更多吸收美国主流文化价值观,亚裔父母“推娃”会终结于亚裔二代。

按照2018年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和统计局的数据,亚裔二代的社会阶层向上流动性是各个族裔最高的,但是,亚裔三代的社会阶层向上流动性正在减弱,这似乎印证了这样一种说法。

《纽约时报》一篇题为《告别虎妈虎爸》文章的作者,是一位成功的亚裔二代,他的观点代表了很大部分亚裔二代的心声,他认为幸福的童年比学业成功更重要,为此他可以欣然接受亚裔三代的衰落。

幸福的童年对人的一生都有重要的意义,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必须要成功?我们是不是必须要牺牲幸福的童年让孩子追求成功?这真是值得我们国内深陷“推娃”焦虑的父母们深思。



发表评论